image.png

龙虎国际官网-

向东3公里,金银潭医院,武汉最早的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之一;向西2公里,常青花园社区,武汉当地常住人口最多、规模最大的社区之一,这是武汉疫情防控重点区域,

向东3公里,金银潭医院,武汉最早的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之一;向西2公里,常青花园社区,武汉当地常住人口最多、规模最大的社区之一,这是武汉疫情防控重点区域,也是京东物流武汉将军营业部所在地。

疫情发生后,退票返岗、逆行配送、买菜买药甚至带着居民的宠物去看病,营业部站长钱冉昊与11位快递员坚守站点,每天将医疗物资和民生物资送往金银潭医院和居民区,成为当地居民守望春天中的一股暖流。

image.png

身为站长的钱冉昊,正在给货物消毒

听到“封城”消息,第一时间提前返回武汉

作为一名已经在物流行业工作15年的“老兵”,钱冉昊从没想到,有一天他土生土长的武汉会发生这样的疫情。由于春节假期与疫情重合,很多快递员因受交通管制影响未能及时返岗,钱冉昊预想到配送压力会急剧增大,但一切都来得太快。

在1月23日(大年二十九)武汉宣布“封城”后,根据公司的运营安排,春节依然安排了快递员值守,除了值班的快递员,首先给他打电话的是已经返回黄冈老家的李华斌。按照原计划,李华斌要晚点才回武汉,但一听到武汉交通即将封闭的消息,他和妻子商量了一下,没有考虑呆在老家,提前坐高铁到达武汉,第一时间打车回到了站点。“我本来要开车去接他,因为封城公共交通都没有了。他说不用接,无论怎么样肯定能到站点,最后是打了辆车到的,我们见了面也没多说什么,一个眼神,互相都懂。”钱冉昊记忆犹新。

钱冉昊陆陆续续地收到了更多快递员的电话,他让快递员们自己决定是否返回站点工作,最终差不多一半人到岗。“11个快递员,湖北人居多,还有没回广西老家的同事,年龄大的40多岁,小的还是‘95后’,都留了下来,站点的正常运转得到了基本保障。”钱冉昊说,正是这11个快递员,扛起了2倍多的配送量,跟着他一起无间断值班,奔波在站点到医院、站点到小区之间,没有休息。

12个人坚守站点,成了医院和社区的物流枢纽

冲在抗疫一线,钱冉昊身上背负着站点兄弟们的安危,早上不到7点,他就会到达站点,和助理对全站进行消杀,并且在给每一个快递员测量体温后,才会开始分配送货任务。“这时候说的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在疫情发生后,距离武汉金银潭医院最近的将军站几乎成了医用物资在最后一公里流转的枢纽,来自世界各地的爱心人士、组织把物资直接寄到站点,没有写具体的收件人,只让转交给医护人员,平时不用送货的钱冉昊,主动承担起危险系数最高的给医院配送的工作。

“口罩、消毒液、方便面、牛奶等等,有时候一天几百件。”这些物资很多来自爱心人士的捐赠,让钱冉昊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新疆伊犁的小女孩。有一天晚上钱冉昊接到女孩的电话,告诉他自己买了10件牛奶,一定要送过去,还希望钱冉昊帮她写个小纸条,贴在牛奶箱上为医护人员加油。

image.png

每天早上,钱冉昊给站点所有快递员依次量体温

李华斌和同事们则配送的是常青花园社区,这是一个分为10多个小区的大型社区,平时常住人口超过10万,需要单独安排五六个快递员配送。常青花园有不少确诊病例,熟悉的客户会把社区发放的居民健康情况通报转给李华斌一份,提醒他一定注意安全。在小区全封闭后,只能采取“无接触配送”,打完一个又一个电话,李华斌会望着客户取完快递才离开。“小区居民的生活订单基本都靠网购,尤其是生鲜订单,多的时候一天有70单,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送过去,要不耽误的就是一顿饭。”

除了钱冉昊和李华斌之外,95后快递员吕州入职还不到一年,因为年轻且单身,主动要求值班,1个人承担原来2个人的路区单量;快递员黄永恩放弃休假后,成为金银潭医院配送的另一个绝对主力,每天单量达到150单;快递员刘俊杰一如既往地承担了最繁重的配送任务;快递员张帅负责的工业园临时封闭,哪里需要就去支援哪里……12个人就像是医院和社区的物流枢纽,每天都在保障物资运输和民生所需。

每一个快递员都是普通人,都有自己的牵挂

“封城”之后,12个人战斗在一起,站点也多了很多集体生活的氛围。“我们的老快递员曹柏利,是站点的大厨。疫情期间吃饭成了大问题,老曹每天要负责兄弟们的伙食,由于买菜困难,更是把自家的小菜地的菜都贡献出来。”正是钱冉昊口中的“老曹”,从春节起就没有休息,由于小区隔离,在配送之余他还帮配送区域里的客户购买药品、水果,“甚至帮客户送病重的宠物猫到10公里外的医院救治,客户执意要给老曹300元红包,但他拒绝了。”

但每一个快递员都是普通人,都有自己的牵挂。“在疫情核心区,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毕竟离病毒那么近。但快递员的职责就是准时送达,我们做好了防护,而且医院、社区的消毒措施做得也好,来了两次之后也就不怕了。”钱冉昊说,“武汉是自己的家,看到医护人员的辛苦,我觉得任何心理障碍都能克服,把货物准时运到,保护好自己,这就是我们能做的。

忙碌之余,钱冉昊觉得自己有点亏欠怀孕的妻子,疫情发生后,他跟妻子见面的时间很少,也不在一个房间住;李华斌时刻牵挂着湖北黄冈老家的父母;黄永恩也很想回广西老家……“等疫情结束,一定好好吃一顿饭”“先睡一觉再说”“我还是想陪陪老婆”,每个快递员又都有着自己的期盼。

image.png

坚守1个多月后,站点的快递员已陆续返岗

生活就像这座城市,也许有起伏,但终究在向前。60多年前,将军路还是一片芦苇荡,在城市改造中,武汉几百万位将校干部来帮着修路,“将军路”由此得名。又经历几十年的发展,将军路成为繁华的武汉市区的一部分。随着疫情好转,12个人的坚持带动了更多人,将军营业部所有的快递员已陆续到岗,钱冉昊和同事们携手战疫,也有了更大的力量。

蛰虫惊动春风起,一切都已经好起来了!

责编:纪爱玲、张阳